小小花椒树变成贫困村的“摇钱树”

来源:重庆市农广校 时间:2020-09-09 11:11   

——访重庆璧山宇睿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唐永生

记者 刘早生 李朋 特约通讯员 温志为 邓静

 

微雨过后,初夏的三五村触目所及青翠欲滴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椒香味。三百多亩九叶青花椒,如今枝头已挂满绿珍珠似的椒粒。

唐永生当着记者的面,随手摘下一颗放到嘴里略尝了尝,说: “现在麻味还不够,待油泡长出,得再过两三周才能上市。”

唐永生是三五村的花椒种植大户,也是宇睿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。在他的带动下,农户纷纷加入花椒种植,面积不断扩大。唐永生免费为乡亲们提供技术服务,解决花椒销售和加工难题,着手打造品牌,确保村民持续稳定增收,为该村找到了一条脱贫致富之路,被村民们亲切称为致富“领头雁”。

从生产厂长到花椒种植大户

唐永生是土生土长的三五村人,1997 年重庆水利电力学校毕业后,跑到广东东莞,进入一家台资制鞋厂,从每月480 元的工人做起。由于唐永生的肯干善干,他在工厂的职位也是步步高升,从班长、组长,再到车间课长,最后做到生产厂长,唐永生的打工人生可谓到达了顶峰。但顶峰也意味着天花板,充满干劲的唐永生决意辞职自己创业,很多人都不能理解,包括他的爱人也劝他三思而行,因为毕竟家里已经有两个孩子都在上学,若是创业失败了,家庭稳定的生活也将被打破。去意已决的唐永生还是选择了离开工厂。2015 年,唐永生回到重庆做起了GPS 业务。由于初次创业,又是新的行业,GPS 业务初期做得非常艰难,一月跑下来卖不了几单,期间为了弥补亏空,他还跑起了滴滴业务,一年后,GPS 业务才渐有起色。跑业务的间隙,唐永生也会抽空回璧山区丁家街道三五村的老家看看,村里大部分田土撂荒,杂草丛生,没有什么特色产业支撑,村民增收乏力,大多处于贫困状态,三五村也因此被评定为市级贫困村。看到生养自己的家乡如此落后,唐永生开始琢磨为家乡做点事。

唐永生了解到种植青花椒效益不错,一般第一年栽种,第二年亩产花椒大概在50 千克,鲜花椒市场售价四五元,基能收回先期投入成本,第三年亩产大多在400 千克以上,量产后每年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,而且是一次种植多年受益。

唐永生专门将三五村的土壤样本送去检测,结果显示特别适合花椒种植。2016 年底,唐永生将村里200 多亩荒地流转过来进行整治。2017 年春天,他从江津以1.5 元每株的价格买回2 万株九叶青花椒苗,按每亩100 株的密度全部种下。一年后,试种的花椒长势旺盛,证实了家乡非常适合九叶青花椒的种植。

从绿色种植到绿色食品认证

和红花椒比起来,青花椒显得新鲜、水灵、清爽,温柔,即使不吃,放在火锅或者菜肴上,那清幽碧绿的形态也是让人赏心悦目得很。青花椒麻香风味十分独特、冷热菜肴都能用,在川菜中有着广泛应用。

“九叶青花椒一身都是宝,果实、果皮、果梗、种子、根茎、叶子等均可利用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九叶青花椒提炼出的精油香气独特,是副食品加工业上的重要原材料……”唐永生给记者介绍说, “青花椒产业链增值效益看得见,市场巨大,但竞争也非常激烈,以江津先锋镇出产的九叶青花椒最负盛名。但是我想把我的青花椒品质做得更好,打响三五村花椒品牌。”

从整地的那一刻起,唐永生就按照绿色无公害种植的思路来做,从外地以2000 元每吨的价格购买了22吨油饼,经发酵后作基肥施用,生长过程中严格控制化肥的施用,少施甚至不施。由于花椒生长初期树体较小,无遮蔽条件下,杂草生长迅速,很多地方的椒农都是用除草剂一喷了事,但唐永生不想那样做,那样做的话,将会偏离他的种植初衷。

“现在农村劳动力稀缺,很多地方喷除草剂也是无奈之举,但这会给土壤带来不可逆转的破坏,而且长期施用的话,会导致土壤板结,有害化学物质大量积累,花椒生长适宜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,这必然导致花椒品质的下降。”唐永生向记者强调说。

在唐永生的花椒基地,树下大片大片的野草野花处处可见,蒲儿根开满黄色的小花,与绿色花椒形成鲜明的对比,漫步花椒林,让人赏心悦目。记者在有些花椒基地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:树下光秃秃的,寸草不生,板结严重,缺乏生机。

“很多地方由于气候原因生产出来的青花椒有一种苦涩味,我的青花椒没有,懂花椒的,闻一下、咬一下就知道。去年的花椒订购会上,一家大型火锅底料厂的老板品尝了我的花椒后,当场就下单要了10 吨。”

“您是如何做到没有苦味的?”记者不禁问道。

“我是跟上海的一家科研机构合作,用他们专门生产的营养液调节剂,每年开花之前和开花之后各打一次,就解决了苦涩味。每年成本增加1 万多元,但非常值,因为它保证了青花椒的品质。”

在种植技术上,唐永生一直在不断学习、创新探索,多次参加璧山区农业农村委举办的青年农场主、合作社带头人等各类培训班。 “学习的目的是降低种植成本,生产出更加绿色健康的产品,同时也是推荐交流自己产品的一个机会。”唐永生告诉记者。

“青花椒每年收获后,会留下大量的枝条,这些枝条如何处理成了我心头的一个结。不处理,直接还田是不现实的,因为花椒枝条不容易腐烂。我也了解到,有专门的粉碎机,可是每台要两三万元,价格有点高。”唐永生正在考虑如何将每年剪下的大量花椒枝条进行有效利用。

2018 年,唐永生的鲜花椒拿到了绿色食品证书,并注册了“椒之椒”品牌。 “干花椒的绿色食品认证,必须先取得鲜花椒的绿色食品认证,所以我们今年正在着手申报干花椒绿色食品证书。”唐永生对自己的花椒品质信心满满。

从贫困村到产业强村的转变

唐永生返乡规模化种植花椒,不仅为自己开拓了一片发展新天地,也为正处于贫困线的乡邻们探索出了一条脱贫致富新路子。

为了带动更多的村民种植青花椒,在三五村驻村工作队的指导下,唐永生牵头成立了宇睿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,通过整合扶贫项目资金购买花椒苗,免费提供给农户,引导农户扩大花椒种植面积,并积极争取项目,配套建设生产便道,促进花椒销售,确保村民增收,预防脱贫户返贫。

三五村3 组的建卡贫困户王华木,由于两口子体弱多病,不能做重活,孩子现在在读大学,负担重。唐永生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为他免费提供了花椒苗,对其进行技术指导。

更重要的是,唐永生给留守老人、妇女找到了一条挣钱的门道,花椒园采摘花椒的时候,用工量最多达150 人左右,都是当地五六十岁的留守老人和妇女,每天的工资收入从70 元到150 元不等。60 多岁的李光财常年在花椒园务工,年收入在6000 元左右。她高兴地说: “不是唐总回家种花椒,我们这年纪的人能在哪里去挣钱嘛!”

唐永生与村民的交往中还发现,他们生产出的好多土特产品,不是卖不出去就是贱卖,没有体现出应有的价值,实在可惜。唐永生决定在这方面也帮乡亲们一把。但是他也经验不足,还需学习。在璧山区农业农村委推荐下,他参加了2019 年重庆市农业经理人培训班。疫情期间,乡亲们地里的儿菜、大头菜卖不出去,唐永生收购过来,儿菜有50 吨,大头菜10 吨,把它们加工成菜干和咸菜。为了使产品更富农家特色,唐永生还专门注册了怀旧商标“那些年的味道”。在营销策略上,唐永生充分利用电商平台和渠道,结合当下火爆的“直播带货”销售方式,由于产品无添加纯天然,一经投放市场,便受到了客户的追捧。为了丰富产品,唐永生从农户那里收购的东西也越来越多,有野生葛粉,红苕粉,土鸡蛋……村民的收益比之前提高了一大截。

曾经的市级贫困村——三五村,在能人唐永生的带领下,成立青花椒产业种植合作社,打造集种植、采收、加工、销售为一体的花椒产业链,有了拿得出手叫得响的农产品品牌,贫困户也较快实现脱贫致富。

记者站在村头,放眼望去,整个花椒基地绵延在山丘、沟壑之间,宛如一幅如诗如画的山村长卷,曾经的野岭荒坡变成了如今的“金山银山”;村民曾经焦苦的日子,也因为这一颗颗青花椒,变得活色生香起来。

重庆市璧山区宇睿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 唐永生

地址:璧山区丁家街道三五村二组